天蝎男首富马化腾创业:聪明还没到智慧

 

我认识若干个理工男,模样有些像马化腾,看着是从小板板正正长大起来的,不太叛逆也不太出奇,即便曾经玩过乐队,也没有真的全身心地乐队进去。他们偏离正轨只是短暂的行为,最终都会回到一个正确的铁轨上。

马化腾是天蝎男,跟张朝阳、李彦宏一样。前两日跟一个天蝎男争辩,说天蝎有没有控制欲,他用极其强势的口气断定:没有!因为他认识完全没有控制欲的天蝎,以及他自己绝对没有。这凌厉口气,已足够天蝎足够控制,于是我主动打小白旗求平安。

马化腾有没有天蝎男的一些个状况呢?他当然是绝顶聪明,人生在走向新阶段的形态下,从战场上整日厮杀,做QQ国的领袖,终于开了点儿悟,有点儿想要往智慧里头走一走,又力不从心,就这么挂在悬崖边上。

你看他很有行动力,能冒险又能够考虑周详,各个环节都逐步想到,所谓控制,并非去控制他人的思想,也有可能是控制一件事,让一件事从头到尾的进程,尽在掌握当中。如果有人看过英剧《飞天大道》,里面那个team的黑哥儿们头头,就是一个典型能够控制大局的家伙,他总是会备份好的跟不好的结果,总是有第二套方案,总是知道做事如何收尾,才更完美。马化腾亦如是。

事实上,任何看着滴水不漏的人,内心都是紧张的,都不敢有一丝松懈。而像他那样一丝一毫不敢松懈的人,有任务在身,也累,也无可奈何。他是个善良底子,常常会考虑别人的感受,为了这考虑,耗费了更多心力,上天要是让他毒辣一些些,腾讯不知道会是什么更大的一只猛兽,企鹅之Q,自然转为龙的孟浪。

但马化腾比人赢一些的,大概就是他天生比常人有些智慧,智慧到底是先天得到还是后天养成的,这个东西没法分出来比例,只是从他字里面看,他比人早慧,但又没有把这早慧的种子早早透支,多少留了点儿。事实上,在日常里面,看不出他有那么多智慧,只觉得他聪明过人。聪明过人的人,得有个桥才能过渡到智慧那头。

他并没有多少努力要去变得智慧,智慧就跟一根藤一样,紧紧缠绕着他,分不开,摔不去,这是一个人的福根儿。然而他又四平八稳得厉害,如果有些怪异奇特,会更加有趣,有趣对于一个做IT的人有什么用?人说的,有用才好,可能我的价值观比较偏颇吧,我觉得有趣有时比有用本身更有用。

又或许,因为有趣是智慧层面的,而有用跟聪明一个段位,聪明人会让自己获得更多的有用,智者在有趣上下更多的功夫,如果他能腾出手来做更多好玩的事,那么有趣度便可长进了。当然,还得加上他还年轻,年轻时节,心气儿也高吧,不肯抛弃有用,也是人之常情。

我自己在这里唠唠叨叨,自言自语,好像也没什么用,我只觉得这位仁兄底子算好,走着有用的路途,当然可以走到很远,远到什么都看不到了,也未可知。但作为一个已经有用之极的人,不免对他有的新期待。如果有百分之十是空无一物的,这房间至少可以透透气,不是那么拥挤跟物尽其用。

不免多嘴一句他的感情:且不论天蝎男总是爱恨到极致,这个笔迹的主人,心里头有许多爱的渴望,不能够找到匹配的对象。说完我都觉得好笑,天下人,哪个不是这样?

超级产品经理的雄心

中国互联网这个圈子里,马化腾是一个让人爱恨交织的人物。提起他,那些自称遭受过腾讯不正当竞争的创业者无不咬牙切齿。但同时,他们也不得不承认,马化腾是一位卓越的领导者,他对于技术的热爱,对于用户体验的敏锐反应,是很多公司望尘莫及的。

在知乎上,有人好奇的打听马化腾有什么轶事。绝大多数回复都告诉他,马化腾是个非常无趣的人,没什么有趣的事情。但在另一个页面,又有很多人可以随口说出马化腾对用户提出意见的反馈速度,不管涉及的产品是不是腾讯的主要产品,也不管这个问题有多微小。

对于腾讯此次部门重组,江湖上说,马化腾在下一局很大的棋。刀尔登先生曾在《旧山河》里讲过:“人在社会中的力量,手足居末,头脑居次,性格居首。”如果说,马化腾敏锐冷静的头脑已经令竞争者畏惧的话,那么他推土机一般推动决策执行的强硬态度,以及对用户体验的极度重视则让对手敬佩。

切客网CTO胡茂华回忆,当初做腾讯网的新闻评价系统,光是关于布局、色调、发表时间、ip、用户昵称等细节马化腾就至少发了10封邮件与其讨论。

腾讯的企业文化中有一条铁律:在腾讯不允许说什么事在技术上做不到。有人描述过一个腾讯做出决策的典型过程:从凌晨4点马化腾发出邮件开始,历经总裁、副总裁、总经理、产品经理等几个级别的讨论,到下午3点就可以给出项目的具体排期,总共只用18个小时。如果在技术上遇到难题,那么马化腾会从全公司搜罗技术高手给予技术支持,同时从不同系统的层面来说也有很多资源可供调用。

不过,关于这些系统之间的纷争导致严重内耗的传闻也已流传甚广。腾讯有8个系统,在内部被称为BU,BU之下的等级是部门,之后还有小组。有人声称,进入腾讯之后,做什么技术不重要,重要的是跟对人。腾讯对这些BU和部门采取放任竞争的态度,这就导致部门和部门之间,BU和BU之间需要拼命争抢资源。甚至腾讯人自己都不知道同时有多少产品在进行研发,很可能一款产品同时有几个小组在做,先做出来的为胜。以至于有腾讯员工感叹,行业内最惨烈的竞争实际上发生在腾讯内部,因为最优秀的对手都在这。

腾讯在公司达到2万人之后,这样的问题更多地暴露了出来。之前的放任竞争虽然有内耗,出来的产品都很优秀。但当公司进一步膨胀时,却出现了一些马化腾最不愿意看到的“大公司病”。

比如,一些部门的老大在产品上下的功夫越来越少,每天热衷于钻营如何提高本部门在马化腾那里的曝光率。虽然腾讯的高管面对外界媒体时都一如既往的低调,但对于腾讯的内刊,却舍得砸血本,无论如何要确保自家部门在内刊上的曝光度。

此外,马化腾还郁闷地发现,恶性竞争导致有人采用手段,希望减少腾讯的明星产品,广州研究院开发的微信引起他注意的机会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马化腾不得不思考腾讯的未来。去年那场声势浩大的抵抗腾讯运动应该也是今年重组的契机之一。正处于鼎盛时期的腾讯得不到行业内的尊敬和认可,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企业,这样的问题摆在了马化腾的面前。

马化腾采取的措施是结构重组,这并不出人意料。2005年腾讯曾经对公司构架进行过一次重组,这样的手段也常为其他公司所用。Facebook去年就曾为简化产品开发流程将技术部门重组,Google也曾进行过重组。

对于一家2万人的公司进行重组,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,如果不是马化腾强烈的危机意识和在腾讯的威望,这样的内部改革不可能推行得下去。居安思危,这话谁都能说,但真正做起来却非常困难。大公司的死去一般都是在直到处于衰败期才意识到问题,马化腾能在腾讯的鼎盛时期未雨绸缪,这才是真正让对手绝望的战略家可怕之处。

免责声明:本文由网友提供互联网分享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;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:乐创猫 » 天蝎男首富马化腾创业:聪明还没到智慧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